馬雲公開創業心法,一個組織,能生存下來,一定是有個使命

分享給朋友:

馬雲在演講中提到使命會在公司生死悠關、重大利益抉擇面前會發生作用,企業的願景需要隨著企業的發展規模不斷變化,並且制度可以強化價值觀,阿里的員工業績需要和價值觀一起考核。

 

使命需想明白三個問題
經過多年以後,你一定要想明白,你有什麼?你要什麼?你能放棄什麼?這三個問題決定了你這家企業,

 

在教育學上稱之為使命

你要想做戰略,離開了這些問題,一切都是空的。所以第一天,你要把戰略的基礎理一理。

人要活的長,活健康了,活快樂了就三件事情。企業也一模一樣。





如果你沒有準備好,給你10萬、5萬、1萬個員工,你是非常不快樂的。但可能2個人你會非常快樂。所以做戰略,第一個問題,先想明白:你有什麼你要什麼你能放棄什麼。我把這稱之為「使命感」。一個組織,他要能生存下來,一定是有一個堅強的使命。

 

 

我跟阿里巴巴招來的員工講兩間公司

一間是GE(通用電氣),一間是迪士尼。GE在100多年前創建這家公司的時候,那時候愛迪生發明了電燈泡,他們公司第一個使命就是「讓天下亮起來」。那個時候的電燈泡,大概只能亮兩分鐘、三分鐘,燈泡裡面的鎢絲馬上就燒沒了。所以每個人進來,從老闆到員工,到管傳達室的,都希望這兩分鐘的亮,能做到二十分鐘。招進來的人,都是認同這件事情。GE到今天為止,一切都圍繞著電氣。加入這家公司的人充滿著榮耀感「我的工作是讓世界亮起來」。




迪士尼的使命是,make the world happy,讓世界快樂起來。所以他們最早招進來的員工都是很開心的人,悲觀的人沒辦法進這間公司。他們的戲劇、電影,所有東西都是讓大家開心。如果你有這樣的使命,你招聘的角度是完全不一樣的,你建的組織是完全不一樣。

 

我們中國人叫物以類聚人以群分。如果你沒定清楚,很多人是為老闆打工,基本上就死了。我最怕阿里巴巴的人進來是為馬雲打工,那是很累的。我們共同確定為什麼要有這家公司。所有的人圍繞這個使命去打工,我也一樣。我在公司五年、十五年,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圍繞我們共同的使命展開。

 

你的使命很庸俗,你招不到好的人。很高大,那些實實在在的人又不來。你一定要想明白你到底有什麼、要什麼。我去看一家公司的時候,無論創辦人講得多好,我比較關心的是,他身邊的人,到底相不相信他講的東西

 

 

阿里巴巴的使命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

這個使命聽起來好像很宏大,但是你真正相信,才會有人也相信。

你老闆不相信,那你下面基本上就會垮掉了。

 

使命,在公司生死悠關、重大利益抉擇面前會發生作用。平時沒有用的,平時是忽悠人的。使命不是寫在牆上給別人看的,是你骨子裡面的。使命不論公司大小。你開個飯館賣餛飩,你的餛飩就是讓吃過的人都高興,你會想出一切辦法讓他高興。這個是變態的,沒有一種變態的執著和熱愛,我們叫超常態,沒有這種東西,你是不可能在後面孤獨的路上走下去的。





願景需有階段性
第二是願景。你跟員工講我們的使命是什麼,這個東西怎麼不錯,大家就會覺得,反正你就說唄。接下來大家關心的是,這個公司會發展成怎麼樣子呢?我有什麼好處呢?不聽願景加入你們公司的人,盡量少招聘。如果他沒問,老闆你這個公司搞下去會變成怎麼樣子呢?他只關心下個月工資發多少。那你的員工都找錯了

 

 

使命可能聽聽覺得是空頭支票,但是願景,是要有階段性的,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會怎麼樣。願景不是說我明年業績漲個20%大概差不多了,這不是願景,這是目標。我們在西方的公司會經常問這個問題,二十年後你的公司到底怎麼樣啊?二十年我沒想過啊。那你這個公司有問題。你要有至少十年、二十年的設想和規劃,這叫願景

 

 

如果你說,我有一個偉大的使命,但是願景是往另一邊走的,那員工就會矛盾了。你要是不講使命、願景,那員工不會記住;你講的多了,那員工會不會說你洗腦。有的人講阿里巴巴給大家洗腦,錯了。我們今天還有幾個人能真的被洗腦?原因在於你能真正激發員工心底的那個東西。願景和使命碰在一起,會像化學反應一樣,激發很多有意思的東西出來。他只有把自己點燃了,覺得做這件東西有意義,才會努力做下去。

 

 

阿里剛成立的時候,我們提出的願景也蠻奇怪的,我們說這家企業要活80年,這家企業要成為世界十大網站之一。這是我們的兩個願景,願景不能太多。

 

我那時候覺得,人生就活80年差不多了,朦朦朧朧覺得企業如人。但後來,我們提出了活102年,我們99年成立,活102年就可以橫跨三個世紀。現在百年企業已經空化了,都說要百年企業,你要真正做到目標明確。

 

 

你沒有明確的使命、願景,今天張三來,你跟著張三去了,明天李四來,跟著李四去。而且你還找了非常好的理由,我們先活下來再說。這個其實是很痛苦的選擇,阿里在前面十年很痛苦,有很多誘惑的選擇。我們完全可以做解決方案,跑進去說服一個老闆,拿兩百萬幫他做,然後吃回扣,你完全可以。你是這樣呢,還是像原來那樣做一個交易平台,點點滴滴的熬下去。這是完全兩種不同的路。

 

 

我們說,如果做的不是我們要的,不是開心的,那我們可以明天就把公司關了。現在我越來越明白這個道理,如果我做的事情不是我開心的,不是我願意做的,我自己都看不起的事情,我不可能堅持那麼久。

 

 

資料來源: 36氪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