貧困危機 日本單身女月薪僅一萬

分享給朋友:

photo

日本單身女性勞工,每三個人就有一個人陷入貧窮,月薪不到新台幣一萬元。日本報導作家鈴木大介的新書「最貧困女子」,探討日本單身女子的貧困危機,還可能「世襲」到孩子,日本半數單親家庭年薪不到新台幣卅八萬元,值得國情相近的台灣重視






隨著日本「下流老人」等名詞的研究吹進台灣,引起國內關注;潛藏日本社會的另一個貧窮危機是單身女性。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提出警訊說,政府對婦女就業的協助未留意「性別差異」,隨經濟景氣持續下探,「最貧困女子」現象恐將浮現。 缺專業技能 不敢求救 鈴木大介說,日本「男主外、女主內」的家庭觀念重,許多女人一出生只有「家庭主婦」這條路。她們不需要、也沒被教育要擁有進入職場的專業能力。隨著經濟衰退,愈來愈多日本女人無法進入家庭,即使成為「勝犬」(已婚者),也可能因老公遭裁員或家暴,被迫獨立謀生。




缺乏專業技能的女子一旦從家庭逃出,頓失經濟支援。但她們不敢求救,日本社會也往往認為他們可以靠賣春自力更生,不打算伸出援手。 淪網咖難民 賺皮肉錢 二○一四年,日本NHK電視播放相關專題,引起回響。指出日本勞動人口中,每三個單身女性便有一人年薪不滿新台幣卅四萬元,是日本人平均年薪的四分之一;換算台日兩地消費水準,這些貧困女子月薪不到新台幣一萬元。




NHK拍出這些貧困女子千瘡百孔的現實生活,許多人成為網咖難民或街友,許多人要靠援交、賣春賺取皮肉錢。 新書「最貧困女子」中,鈴木大介也採訪數十個單身貧困女子,多在卅歲以下,只能靠出賣靈肉維生。有小五就開始賣春的少女,身上充滿傷痕;也有廿多歲的女性在應召站接客,沒客人上門時,應召站居然告訴她,哪裡可以賣肝臟。

 

社福孤兒 貧困難翻身 為書作序的旅日作家劉黎兒說,日本社會對單身女性幾乎沒提供支援制度,即使去申請生活保護,也常被認為「妳大不了還可以賣身呀。」大阪市府職員甚至曾對前來申請生活補助的女人說:「妳不會去當泡泡浴女郎啊!」 鈴木大介說,走入性工作的女子被社福排除,從「貧困女子」淪為「最貧困女子」,世人「看不見」,也無從拯救。